快捷导航
 
数十候选人角逐泰国新总理 为何各派别都打“中国牌”
VIEW CONTENTS
菲友社区 首页 本土新闻 查看内容

数十候选人角逐泰国新总理 为何各派别都打“中国牌”

2023-5-15 00:37| 发布者: 轻描淡写诉人生| 查看: 471 |原作者: 轻描淡写诉人生|来自: https://f66.ph/home
摘要: 当地时间5月14日泰国大选正式拉开帷幕。大选投票于上午8点(北京时间上午9点)开始,大约5200万符合资格的选民将在泰国全国9.5万个投票站参与投票。泰国选举委员会13日宣布,在14日大选投票结束后,...

  2022年中国再次取代日本,成为泰国最主要投资来源国

  作者: 潘寅茹 钱小岩

  这或许是泰国近二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次大选。

  当地时间5月14日泰国大选正式拉开帷幕。大选投票于上午8点(北京时间上午9点)开始,大约5200万符合资格的选民将在泰国全国9.5万个投票站参与投票。泰国选举委员会13日宣布,在14日大选投票结束后,将于当天18时30分开始通过实时计票系统发布非正式计票结果。

  此次选举将改选泰国国会众议院全部500个席位。在泰国大选投票正式结束后,根据泰国官方计票网站数据,就目前清点选票来看,为泰党目前赢得最多议席,领先其他政党。根据泰国国立发展管理学院(NIDA)的最新调查结果,为泰党可能赢得164至172个下议院议席,成为大赢家。前进党预测可夺下80到88个议席,排第二。

  待新一届国会成立后,将由参众两院共750名议员对在众议院获得至少25个席位的政党推举的总理人选进行投票表决。

  泰国此次大选共有70个政党参加,总理候选人数达数十人。综合泰国媒体报道,在这次总理候选人中共有6位备受瞩目,其中4位是目前执政政府的部长级别人物,包括泰国现任总理巴育、副总理巴威等;另外两位反对党总理人选也来头不小,一位是泰国前总理他信的女儿贝东丹,另一位则是在年轻选民中呼声高的前进党主席皮塔。

  在分析人士看来,此次大选,执政党谋求继续掌权,反对党为泰党试图卷土重来,双方的对决将令此次大选充满悬念。无论悬念几何,各派在选前都没少打“中国牌”,均表示愿意加深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位泰国政局观察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无论执政党怎么变化,中泰关系不会受到影响,“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中国取代日本成泰国最大投资国

  泰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外国在泰总投资额330亿泰铢(约合68亿元人民币)。其中,中资领跑在泰外国投资,总额达109.87亿泰铢;日本(85.45亿泰铢)、新加坡(30.9亿泰铢)紧随其后。专注于东南亚业务的普华永道中国企业融资与并购部和全球跨境服务合伙人张平平曾多年驻扎泰国。他见证了中资近些年来对泰国的投资热潮。他回忆道,其实在中泰1975年建交后,中企对泰国的投资量并不是很大。进入21世纪后,尤其是受益于“一带一路”等政策利好,无论是绿地投资还是并购建厂,中企在泰国的投资于2015年之后势头迅猛。

  作为东南亚第二大经济体的泰国,就营商环境而言,无论在人口、经济成长、便利程度、劳动力水平等领域,泰国对中企的吸引力不小。在世行于2021年发布的《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泰国在营商便利指数方面位居190个经济体中的第21位。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的《2022年世界竞争力年报》中,泰国在63个经济体中排名第33位。

  除了营商环境外,张平平告诉第一财经,泰国有非常好的外商投资鼓励政策。比如,外资可拥有土地;在企业所得税方面有优待;一些关键的设备和进口原材料也可享受进口关税的减免;在利润回流时,也会免征预提所得税。

  此外,泰国在贸易方面享有许多普惠待遇,使得一些企业通过在泰国的一定生产加工,获得泰国原产地证书,再出口进入欧美市场,可降低加征关税或反倾销税的风险。

  从微观的行业角度而言,由于外资进入泰国市场较早,赋予了泰国在一些行业独特的优势基础,“比如早在20世纪30年代,泰国的汽车行业就有外国投资了。此外,泰国还是东南亚最大的硬盘出口商。在电子电器领域,泰国也有优势。这些早先积累的行业优势,也吸引了中企把目光投向泰国市场。”张平平说。

  泰国投资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再次取代日本成为泰国最主要投资来源国,上一次则是在2019年。中企对泰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泰国的电子、汽车和数据中心领域,共投入约23亿美元(约合760亿泰铢、155亿元人民币)。

  中国车企正“卷入”泰国市场

  对于近年来中企在泰国的投资,让普华永道泰国税务高级经理汪元卿印象最深的便是中国车企的蜂拥而至,“无论是整车企业还是零配件企业,中国车企出海泰国特别火热。”

  在泰国,昔日满大街都是日系燃油车的格局正在被打破。与中国车企出海欧洲“卖车”不同,在泰国,中国车企除了新车销售,还忙于建厂、建研发中心、建销售网络、建充电桩等。

  3月10日,比亚迪泰国乘用车生产基地奠基仪式于当地举行。该项目占地面积约96公顷,预计2024年投产,年产能约15万辆新能源车。同天,哪吒汽车泰国生态智慧工厂奠基,建成后年产能2万辆,预计2024年1月底投产。

  其实,早在2012年,上汽集团就与泰国正大集团合资办厂,旗下的名爵品牌在2014年正式进入泰国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名爵在泰国销量为31005辆,跻身泰国汽车品牌前十位。长城汽车于2021年进入泰国市场,旗下产品在当地热销。中国汽车轮胎模具制造商豪迈集团也在泰国投资建设了豪迈(泰国)有限公司。2021年工厂订单货值达2亿元人民币,产品80%出口欧美,20%供应泰国的汽车轮胎厂家。

  对于中国车企的到来,张平平表示,“汽车是泰国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之一,泰国政府针对汽车行业有很多鼓励政策,比如零首付、零息等。当然,泰国的基建设施在东南亚地区并不差,因此能够支撑起新能源汽车的发展。”

  目前,泰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汽车制造国和全球第十大汽车生产国。全球几乎所有领先的汽车制造商都在泰国建有生产线。仅在2022年,泰国的汽车工业体量就增长11.7%,其汽车产量达到每年188万辆。

  此外,今年以来,作为泰国经济另一支柱的旅游业,也正因为中国游客入境人数的稳步增加而强势复苏。

  泰国开泰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宏观经济分析师那达蓬日前对新华社表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将拖累泰国出口业表现,而中国市场需求复苏将带来难得的积极影响。“在泰国主要出口市场中,我们预计今年对华出口将成为唯一实现正增长的领域。”

  产业链转移不是搬家

  疫情以来,中国外贸行业出现的“订单东南飞”现象引发了广泛关注,泰国、马来西亚等都是这些订单转移的主要接收国。对此,汪元卿并不焦虑。他认为,产业链的变动往往都涉及上下游,需要通盘考虑。“就成本而言,需要强调的是单位成本,可能国内的劳动力的确比泰国贵,但泰国的工作效率方面就没有国内高。”他举例道,“而且,以汽车行业为例,泰国是无法做到全部核心部件及其他零配件的本地化生产,但国内可以实现大部分部件本地化。”

  因此,他认为,产业链转移,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搬家概念,“很难把一个产业全部搬走,低附加值的产线可能转移,但核心技术不一定会。”

  张平平也认为,产业链转移,不是负面说法。“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从市场、技术、供应链的获取、降本增效等多维度考量后,一定会有个全球化的过程。行业也与企业一样,形成规模化后,就可能会看到如今的产业链转移现象。”他说道,“实际上,对企业本身是有利的,利于创造新的增长点,突破瓶颈。”

责任编辑:李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独家文章
Copyright   ©2015-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