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故事:目睹缅北大佬肆无忌惮的杀人、折磨女人,我决定带爱人逃走
VIEW CONTENTS
菲友社区 首页 菠菜资讯 查看内容

故事:目睹缅北大佬肆无忌惮的杀人、折磨女人,我决定带爱人逃走

2022-7-6 23:33| 发布者: 威武霸气帅| 查看: 579 |原作者: 威武霸气帅|来自: https://www.wgi8.com/news/news_163746.html
摘要: 我亲眼看见三个男人,把小玉拖进屋子里,一个一个的爬了上去,肆无忌惮的折磨小玉。如同恶心的蛆虫,狠狠的钻进她的身体,直到小玉奄奄一息。那撕心肺裂的惨叫声,贯穿我的耳膜,就像是一把诛心的刀,将我的人性一刀刀割碎。

故事:目睹缅北大佬肆无忌惮的杀人、折磨女人,我决定带爱人逃走

 

我亲眼看见三个男人,把小玉拖进屋子里,一个一个的爬了上去,肆无忌惮的折磨小玉。

 

如同恶心的蛆虫,狠狠的钻进她的身体,直到小玉奄奄一息。

 

那撕心肺裂的惨叫声,贯穿我的耳膜,就像是一把诛心的刀,将我的人性一刀刀割碎。

 

可我什么都不能做,因为这里是缅北!

 

这个地方,就是弱者的炼狱,恶者的天堂。

 

1

我看见很多男人,被他们电击、挑手脚筋、挖器官,甚至没有任何理由,直接就打死了。

 

也看见不少女人,因为不听话,被无情的拉进小房间玩弄、虐待,甚至殴打到吐血、命悬一线。

 

然后被卖到情色场所、或者在光天化日之下,突然失踪。

 

小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是在网上被骗过来打工的,家里并不富裕,性格很好,人也很美。

 

可她完全不知道,当她踏上了缅北的土地,就注定无法活着回去。

 

而我跟小玉情况不同,我是被表哥骗过来的,他告诉我,这里遍地是金子,只要我肯过来跟他干,就能发财。

 

我相信了他的花言巧语,等来到这里之后,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恶魔,毫无人性。

 

他叫我诈骗,先从最亲近的人开始,把我的朋友同学都骗过来,我果断拒绝了,并且要求回去。

 

拒绝了之后,他竟然直接变了一个人似的,仿佛根本不认识我。

 

“如果你不肯听我的话,那我也帮不了你,也许你没有见识过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但没关系,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他命令自己的手下,把我带到一个宿舍里,然后用手铐把我的手铐在了床头。

 

然后就用电棍电我,还用钢管敲打我的头部和腿!

 

我被电的一声一声的惨叫,很快就扛不住了。

 

“宋浩,你这个王八蛋,我们还是亲戚,你这样对我,你妈知道了会怎么想?”

 

他的手下听到以后哈哈大笑,“你太天真了,来到这里的人,爹娘都不认了,还管你是不是亲戚,就算把你打死,他连眼泪都不会流一滴!”

 

一边说话,一边用电棍狠狠的捅在了我的小腹上,强大的电流疯狂的电击在我的肚子上。

 

大概持续了一分钟,我被电的全身抽搐,没一会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以为他们太残忍了,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开胃小菜。

 

前三天,他们不给我饭吃,只会打我,逼我屈服,过了几天,看见我还不肯去诈骗,就把我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任由我自生自灭。

 

大概来这里的人都是这么一个过程。

 

或许因为宋浩是我表哥的原因,他们并没有对我太狠,至少没让我缺胳膊断腿,只看我命大不大。

 

而别人来了,那就惨了。

 

第一个我见到被砍了胳膊的人,是老李,山东那边过来的,四十多岁,家里太穷,想一夜暴富就过来了。

 

但是由于人太笨了,普通话都说不太好,根本没法完成业绩,就被砍了一条胳膊,以示警告。

 

那天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却看见一线阳光从小铁门射了进来。

 

“活着没有,出来!”

 

一个打手用铁棍打了几下我的肩膀,把我像快要饿死的小鸡崽子似的提了出来。

 

我被他们带到了表哥的办公室。

 

在里面,我看见老李满脸是血的爬在地上,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了。

 

“表弟啊,今天我给你看看,不好好工作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如果你还是这么顽固,等一下你也会跟他一个结果!”

 

表哥坐在老板椅上,指着地上的老李说道。

 

可能老李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疯狂的求饶。

 

“饶了俺、俺一定好好工作,求求你,给俺一个机会!”

 

老李看起来个头很大,但蜷缩成一团,跪着给表哥磕头。

 

表哥连眼都没眨一下,就示意自己的手下给他点教训。

 

然后我就看见两个手下把可怜的老李给架起来了,又有一个人居然拿了一把锋利的锯子过来。

 

我看见这把锯子,我感觉我的头皮都在发麻。

 

“别、饶了俺!”

 

老李剧烈的挣扎起来,但这一切都没有半点用处。

 

表哥的一个手下,直接就把锯子放在老李的肩头上,从腋窝的那个位置开始锯起。

 

“啊、啊……”

 

直接就飙血了。

 

铁锯没入老李的胳膊里,发出锯肉皮的声音。

 

那些血直接就溅出来了,溅了我一脸。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我都快疯了。

 

我从来没想过,人还能对自己的同类做出这样的事情。

 

没几下,锯肉皮的声音就变成了锯骨头的声音,老李白眼一翻,直接就惨叫着晕倒了。

 

“看见没有,你也想变成他吗?”

 

一条断臂丢在了我的面前,我紧跟着就吐了。

 

表哥问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做不做?”

 

如果不做,他们也不打算浪费时间了,要把我活生生的锯成几段丢河里去。

 

我赶紧说我做,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做!

 

因为我真的怕了,我快要吓死了!

 

我屈服了……

 

2

我屈服以后,第一个骗了的是我的一个女同学。

 

不过她家很有钱,骗几万块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至于那些没钱的同学,我不骗,所以我的业绩很差,哪怕多挨两次打,我也愿意。

 

或许这是我还残留的一丝人性在作怪吧。

 

但老李是真骗,他为了活命,什么人都要骗,可惜他进步的很慢,跟别人多聊一会,别人就把他电话挂了。

 

“完了,完了,俺活不了了!”

 

每次被人挂了电话,老李就会非常绝望,他三个月没诈骗成功了,如果再有一个月不出业绩,就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我劝老李,“别灰心,你总能成功一次的!”

 

可能是他们想要让我经常对这里存在畏惧心理,所以把我跟老李关在一个屋子里了。

 

这样可以整天看到他那条空荡荡的衣袖。

 

老李都快绝望死了,“俺也不想骗人,可俺也不想死,俺娘年纪大了,俺还有个孩子,俺不想让自己的娃没有爸爸!”

 

他一只手抱着脑袋痛哭。

 

那么大个男人,哭的稀里哗啦的。

 

“要不你帮帮俺,你帮俺骗一次,只要成功一次,他们就会觉得俺有价值,就不会杀俺了!”

 

砰砰砰……

 

门外有打手锤门警告我们俩,不许说话。

 

我在打电话的时候,从窗户上看见外面有一辆车开了进来,从上面下来三个男的,两个女孩。

 

其中一个女孩就是小玉。

 

他们是被新骗过来的一批。

 

来了这个地方以后,会被先关起来,然后要求他们去诈骗。

 

如果拒绝,肯定会各种折磨一番,直到被折磨的屈服了,然后就会上岗培训。

 

大概跟我一个流程,或许比我还惨。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晚上表哥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

 

“这几天做了三笔业务,表现还可以,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要是你没有价值了,别以为你是我表弟,就能有什么特殊待遇知道吗?”

 

在我表哥的敲打下,我连连表示,我一定抓紧时间进步,争取每天多骗点人。

 

其实我一直在暗地里做抗争,有几次能骗,但我听出对方好像生活很艰难,就偷偷把电话挂断了。

 

我只是想摸清情况,然后跑……

 

看我表现跟来的时候不太一样了,表哥很高兴。

 

“行了,去吧,对了!回去之前去隔壁把那个屋子打扫一下!”

 

“知道了表哥!”

 

我以为,隔壁的那个屋子太脏乱了,是要去打扫卫生。

 

但一进去,我发现根本不是……

 

在那个屋子里,被铐着两个女孩。

 

一个是小玉,另外是一个有点胖的女孩子,因为她消失的太快了,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们俩显然也被殴打了,满地都是血。

 

那个胖女孩整张脸都肿了,只会哇哇大哭的说想回家。

 

而小玉则不同,紧紧的靠着墙壁,并没有哭,她很坚强。

 

由于她的不同,让我多留意了一些。

 

我用墩布把地上的血全擦了一遍,等我墩布扫到那个胖女孩的脚时,那个胖女孩吓的全身都哆嗦了。

 

“让我回家吧,我把身上的钱全给你们,你别伤害我了!”

 

我发现胖女孩的牙都掉了两颗,一张嘴,就往出喷血。

 

她似乎被毒打的有些厉害。

 

“禽兽!”

 

小玉狠狠的盯着我,骂了我一句。

 

我见这个屋子里没有人,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别骂我,我跟你一样,也是被骗过来的,他们也这样打过我,你表面上顺从些,能少挨点打!”

 

“滚!”小玉闭上了眼睛,仿佛绝不认命一样,“我是不会干这种畜生才干的事情的!”

 

“别想让我跟你们同流合污!”

 

听到小玉的话,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她是我见过最与众不同的女孩,甚至是这里最与众不同的人!

 

绝大多数人,都会被打的求饶,根本不敢这样说话。

 

我还想多劝她一句,却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赶忙不说话了。

 

这里管的很严,被发现了是要关小黑屋的。

 

把地上的血清洗完,我就出去了。

 

回去以后,我觉得小玉特别不同,对她有些念念不忘。

 

工作之余,我也偷偷留意关于这一批新被送进来的人怎么样了。

 

我听说,那三个男的已经屈服了,纷纷给家里打电话,或者答应去诈骗了。

 

只有小玉和那个胖女孩还在被折磨着……

 

3

这几天,我一边表现出积极上进的样子,一边观察院子里的情况。

 

大概也知道,外面都有安保人员,他们换班巡逻,要是想跑难度还是很大的。

 

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如果想多探听点消息,只能再多得到一些信任,那样可以去院子里,现在我还不能去院子里活动。

 

每天夜里,我都能听到宿舍那一层的楼道里面,胖女孩撕心肺裂的哭嚎声。

 

大概隔了三天,我表哥又叫我去办公室。

 

让我汇报自己的思想情况,顺便给我讲讲怎么诈骗的经验。

 

他看我比较聪明,觉得我是可造之材。

 

说完了思想汇报,表哥就叫去清理一下隔壁的屋子,那边又弄的全是血。

 

我借机跟表哥说,“表哥,让我过去给她们上点药吧,在这样打下去,都打死了,上点药能活命,说不好以后还能派上用场!”

 

听到我的话,表哥阴测测的笑了。

 

“行,你去上药吧!”说完了话,丢给我一瓶红花油。

 

其实我说这些,冒了很大的风险。

 

如果一个不慎,可能会面临很危险的状况。

 

但我还是冒了些风险,因为我真的不忍心看着小玉和另外一个女孩子那么惨!

 

只是善良在这里一文不值,甚至会致命。

 

得到了红花油,我就去隔壁的屋子里去了。

 

刚进去,马上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听到我开门的声音,里面就传来了胖女孩疯狂的哆嗦声。

 

“别打我了,别打我了,饶命啊!救救我!”

 

我走进去一看,差点吓坏了。

 

那个胖女孩浑身都是血,穿着的黑背心上,还散发着恶臭。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打的非常重,相比之下,小玉就轻多了。

 

恐怕在这里,好看一些活的能久一点。

 

但最让我害怕到腿软的是,我看见那个胖女孩被打的,一只眼球都掉出来了。

 

挂在了半边脸上。

 

一侧脸肿了老高!

 

我拿着红花油的手都哆嗦。

 

想要把她的眼球塞回去,但又不敢下手。

 

“呦,还给她上药啊,别费事了,一会她就要被拉走了,这个女的没人管,她爹不管她,还要报警,现在打成这样,没用了!”

 

我浑浑噩噩的,也没听出这个女孩马上就要面临的结果多可怕。

 

后来我才知道的……

 

结局是真的惨!

 

进来的打手给她打开了手铐,架着她去楼下,送车里拉走了。

 

也许最近我的状态还算好,取得了他们的一点信任。

 

趁着这个功夫,我赶忙给小玉上药。

 

见到我拿着红花油,小玉倔强的躲闪了一下,但看我没有什么恶意,才让我给她上药。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她。

 

“我叫小玉,你呢?”

 

“志成!”

 

可能我用力重了一点,小玉嘶的一声,然后对我笑了笑。

 

“看来你是个好人!”

 

我当时愣住了,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纯粹的笑,就像是三月天的阳光,拉扯着我快要泯灭的人性回来。

 

“小玉,你这几天千万不要再跟他们对抗了,那些人没有人性的,你会死的,听我的话,一定要记住……”

 

门外,那个打手回来了!

 

我急忙闭嘴,“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说完话,我急急忙忙离开了这里。

 

那个打手盯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叫我赶紧睡觉去吧。

 

回到我的那间宿舍,老李躺在下铺,死死抱着脑袋,不停的咳。

 

我问他怎么了?

 

他一转脸,我吓了一跳。

 

他又被打了,嘴巴里全是血,一条腿也伸不开,好像受伤很重。

 

“他们说,再过几天就弄死我,我活不了了!”

 

老李的眼神,无比空洞。

 

“我想回去,家里还有人等我,我可怎么办?”

 

我良久没说话,在这里,死一个人很正常……

 

4

我没敢跟老李说,其实我有了一个计划。

 

这几天我整天在窗户上,观察外面保安巡逻的规律。

 

我发现,他们换班有三分钟的空档。

 

而在这个时间,墙上有一扇小门是不会锁的,正好让外面来上班的保安进来。

 

如果我腿快,是可以跑出去的。

 

但风险绝对会很大!

 

不过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

 

老李一个人念叨着,“我要活、我要活……”

 

外面,脚步声靠近了。

 

我对老李嘘了一声,他就不说话了!

 

这几天,我开始表现的格外努力,虽然没骗到多少人,但适当的,把自己的业绩拉高了一点。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是有价值的工具,才能继续活着。

 

晚上,我又被表哥叫去给囚禁小玉的屋子里打扫卫生。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表哥似乎习惯了让我去,次数越来越多。

 

偶尔,看守的人会不在场,我跟小玉能多聊一会天。

 

小玉告诉我,她的父亲病了,需要一笔钱来治病,又听说这边工作能给高薪,才被骗来的。

 

所以,她肯定没办法跟家里要钱。

 

我们俩能聊天的时候,就会互相鼓励彼此,争取活着离开这里。

 

我跟小玉说,“要是能活着离开这里,你当我女朋友行不行?”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内心震动了一下,原来,我不知不觉的爱上了这个坚强的女孩子。

 

小玉点头答应了,还叫我过去,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我备受鼓舞。

 

她跟我同病相怜,都不想诈骗别人,只是她比我倔强些。

 

但是今天晚上,我来打扫房间,却发现小玉的脸色苍白,整个人神情非常反常。

 

我问她,“怎么了?”

 

“志成,她……她死了!”

 

小玉哆哆嗦嗦的告诉我。

 

她,就是之前被带走的胖女孩,打手告诉小玉,那天胖女孩被拉走,是送去了一个人体器官摘除的工厂里面。

 

因为她唯一的价值,就是可以倒卖器官。

 

活生生的,把身上所有能用的器官,全摘下来了。

 

小玉面无血色,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听到这种残忍的事情,还是怕的要死。

 

这是她第一次露出害怕的神情。

 

“志成,我是不是也快要死了?”

 

小玉拉着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心疼坏了,我告诉小玉,“你别怕,我已经计划好了,这里保安换班的时候,有一个空挡,我们可以从大楼的后面跳下去逃跑!”

 

“我一定会带上你的!”

 

我又问了问小玉,看守她的人,大概什么时候去睡觉。

 

小玉也摸清了一些情况,把时间告诉了我。

 

她听说能跑,精神才振奋了一点。

 

时间很急,没多说几句话,外面抽烟的打手就回来了。

 

我跟小玉彼此交换了一个保重的眼神,我就回宿舍了。

 

半夜的时候,老李把我给叫醒了。

 

“小诚,哥我马上就要死了,所以一定要赌一把!”

 

老李的精神很疯癫,是强烈的恐惧造成的。

 

但他似乎还有一些理智。

 

我一骨碌爬起来,压低了声音问他,“赌什么?”

 

“跑!”

 

老李说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我却被吓了一跳。

 

看来,策划逃跑的人并非只有我一个人。

 

“兄弟,逃出去以后,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多个人多个伴,你跑不跑?”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答应老李,因为我想带着小玉一起跑。

 

“李大哥,你跑吧,我……”

 

“哎,你不会是想救那个姑娘吧,兄弟!听哥一句劝,在这里一个人都很难活下来,你还想带别人,能跑就跑吧!”

 

可话到嘴边,老李又不继续劝我了,给我指了一个地方。

 

“兄弟,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不跑,明天可能就要被打死了!”

 

“你看那边,那边有个狗洞,如果有一天你想跑的时候,你可以从哪儿钻出去!”

 

这个消息,让我精神一震。

 

这几天老李被叫去厨房打杂,他有机会接触院子里,找到了一个逃生的出口。

 

现在他准备离开了,拿着一条白床单拧成了一根绳子,毅然决然的从窗户爬了出去,终身一跃,摔在了地上。

 

我趴在窗户上看,看见老李疯狂的向他说的狗洞跑过去。

 

本来他是有机会的,可惜腿受伤了,跑的就没那么利索。

 

刚跑出十来步,就被一个大手电给照住了。

 

啪……

 

老李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应声而倒。

 

几个保安跑过去,对老李踢了几脚,骂骂咧咧的,“叫你跑,死去吧你!”

 

然后,对讲机通知表哥。

 

我看见表哥和几个手下,把老李丢到了一辆皮卡上,开车拉走了。

 

我吓坏了,没想到逃跑这么危险,或者说,我本来预料到危险了,可眼睁睁的看见老李被打死了,对我的冲击还是挺大的。

 

我又害怕了!

 

隔天,我去给小玉屋子打扫卫生的时候,小玉问我。

 

“阿诚,我好害怕,我们啥时候能跑?今天晚上好不好?”

 

我说,“再等等,我还得计划一下!”

 

“别等了,我怕我等不了了!”小玉害怕极了。

 

但我还是想等等,再把计划做的周祥一些。

 

可我这一等,却等来了一个让我痛苦一生的结局……

标签: 缅北杀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独家文章
Copyright   ©2015-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