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电信诈骗窝点境外转移、黑灰产业链屡打不绝 !江苏反诈攻坚,是场不能停歇的赛跑
VIEW CONTENTS
菲友社区 首页 菠菜资讯 查看内容

电信诈骗窝点境外转移、黑灰产业链屡打不绝 !江苏反诈攻坚,是场不能停歇的赛跑

2022-5-11 16:00| 发布者: 所谓的感觉| 查看: 1035 |原作者: 所谓的感觉|来自: https://www.wgi8.com/news/news_153269.html
摘要: 62个嫌疑人,132台电脑和277部手机,4个月内作案300多起,涉案超千万元。将这组数字串联在一起的,是今年3月南京江宁警方破获的一起假借恋爱互送礼物实施的电信诈骗案。数据背后,是很多人对美好情感憧憬的破灭,以及巨大的财产和精神损失。

 电信诈骗窝点境外转移、黑灰产业链屡打不绝 !江苏反诈攻坚,是场不能停歇的赛跑

 

      62个嫌疑人,132台电脑和277部手机,4个月内作案300多起,涉案超千万元。将这组数字串联在一起的,是今年3月南京江宁警方破获的一起假借恋爱互送礼物实施的电信诈骗案。数据背后,是很多人对美好情感憧憬的破灭,以及巨大的财产和精神损失。

 

  电信诈骗发案高、损失大、群众反映强烈。记者从江苏省公安厅获悉,2021年江苏保持对电信诈骗严打高压态势,破获省内案件数、抓获犯罪嫌疑人数同比分别上升9.2%、5.6%,立案数同比下降10.9%,今年一季度发案继续同比下降27.7%。

 

  从习近平总书记对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作出重要指示,到中办、国办最近印发最新意见,对加强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工作作出安排部署,从公安机关单打独斗到党政主管、全民参与,从“铺天盖地”宣防到“漫灌”“滴灌”相结合,这场反诈攻防战持续升级。一场关于电信诈骗综合治理的探索,也在江苏加快铺展。

 

  近80%电信诈骗团伙盘桓在境外

 

  4月10日,苏州小伙薛来看到一条“招募方舱志愿者”信息,添加微信之后,对方告诉他“志愿者日薪2000元/天,包吃包住,有专车接送,但需交500元中介费预定名额。”薛来给对方转了账,等到次日中午,对方又说岗位预定的人较多,需再加价500元才能帮其报名上岗。这时他意识到可能被骗了,赶忙报警求助。

 

  假借“疫情防控”名义实施电信诈骗,已有不少人中招。“电信诈骗的变化性很强,他们通常紧跟社会热点,针对不同群体‘量体裁衣’、步步设套。”太仓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朱红昌说,目前电信网络诈骗主要类型有刷单返利类、投资类、“杀猪盘”、冒充客服和公检法诈骗及交友类等数十种。只要换上一个“新马甲”、蹭一个新的社会热点,就很可能会收割一轮“新韭菜”。

 

  “更触目惊心的是,原来诈骗是能骗多少骗多少,现在更多的是骗到人倾家荡产、借无可借的地步。”镇江市公安局润州分局韦岗派出所教导员马德田介绍,4月初他经手的一个案件中,当事人朱琳琳因点击快递诈骗短信,被拉进一个兼职赚钱聊天群,并被诱导下载“购物”APP,陆续“投资”了22多万元仍未醒悟,还要向家人借12万元,甚至说出“不借钱就要自杀”。等到警方介入,朱琳琳投进去的大部分钱早已被诈骗分子转移。“我们侦查分析,这起案件作案人很可能在境外,破案难度大,即使找到人未必能追到赃。”马德田坦言。

 

  随着打击力度持续加大,电诈犯罪在国内生存空间被大大挤压,不少诈骗犯罪团伙已经转移到境外。

 

  “目前江苏警方办理的案件中,有近80%的电信诈骗团伙盘桓在东南亚国家,他们通过企业化运作、分散多国网络化管理实施诈骗,其中以投资类的居多。”省反诈中心民警告诉记者,诈骗分子可以将犯罪集团“行政部”“财务部”设在菲律宾,“客服部”“风控部”设在泰国等地,“市场部”“技术部”设在老挝等地,网站、数据库的服务器放在美国等地。他们对境内被害人实施诈骗后,就将被骗资金通过“地下钱庄”非法掌握的众多资金账户迅速转移、提取。

 

  这种变化,进一步加大了警方打击的难度和成本。“受诸多客观因素限制,公安机关在境外通过警务合作或司法协作等方式取证,执法难度极大。”省反诈中心民警说,要想抓到诈骗团伙的头目和首要分子更是难上加难,很难一网打尽。“2019年,蒙古国警方将抓获的700多名中国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移交我国警方,由江苏公安机关立案管辖、侦办,我们查办下来,基本上都是团伙里最底层的‘马仔’,中层的都很少,头目一个都没有。”他坦言,这种情况现在依然很难破解。

 

  电诈分子在境外猖獗,警方也并非完全束手无策。

 

  “因疫情等因素影响,现在我们重在打击从境外回流到国内的诈骗分子,力争把案子办到根上。”盐城市公安局亭湖分局民警倪青柏说,这类案子需要一定周期,要跟犯罪分子拼决心和耐力。去年7月,他们将包括老板、财务、业务主管等在内的17名电诈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花了近一年时间。

 

  “案件起源于2020年8月,受害人报警称被刷单诈骗12万元,我们根据线索,梳理涉案资金流、通讯流、网络流等,经过2个月循线追踪,发现该诈骗窝点位于缅甸某工业园区,掌握了他们的身份信息。”倪青柏说,等该团伙的踪迹在国内出现,10个抓捕组立即赶赴广东、福建、江西等地集中统一收网。经过审查发现,该团伙在国内共作案43起,涉及受害人151名,涉案金额达300万元。

 

  不过,回流打击成为常态,也给司法机关带来了新的课题。“由于警方难以到犯罪现行现场,电子证据又容易篡改、损坏、伪造,对警方锁定证据、司法机关认定证据提出考验。”省反诈中心民警说,值得高兴的是,江苏公检法部门通过沟通协作,在电诈案件办理上已经达成共识,形成打击合力。

 

  铲除滋生诈骗犯罪的土壤

 

  打击治理电信诈骗,不仅要“虽远必诛”,还需全链条铲除电诈黑灰色产业链。

 

  警方办案发现,在这条规模庞大、分工明确的黑灰色产业链上,有人专门搜集个人信息,提供给电诈分子,便于精准诈骗;有人搜集电话卡、银行卡,提供通讯、支付工具;有人提供各类通信设备,帮助电诈分子批量、大规模拨打电话、发送诈骗短信;有人组织偷渡,帮助电诈分子跨越边境……这些“帮信”(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行为为电诈分子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养分”,也在不断滋生、培养着新的电诈团伙。

 

  近两年,江苏警方纵深推进“断卡”“清源”等行动,2021年共打掉开办贩卖银行卡、手机卡的犯罪团伙14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万余名,查获涉案各类网卡11万张。

 

  去年7月,常熟警方在调查一位市民遭遇的快递理赔诈骗案时,发现受害人被骗资金被转入一个指定账户。该账户属于无固定工作的陈某,但银行卡流水竟高达数千万元。经过侦查,警方抓获了一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团伙陈某、王某等4人,其上线林某也浮出水面。

 

  原来,陈某偶然认识林某,对方请她帮忙办几张银行卡给自己网络博彩平台转账使用,承诺一张卡每个月给1500元。在金钱诱惑下,陈某不仅答应了,还怂恿丈夫、母亲和朋友参与进来。截至落网,陈某等人共获利近3.4万元,但他们的银行卡中已经有高达1.1亿元的资金流水。

 

  “去年被检方起诉的‘帮信’罪人数是往年的7倍。”省反诈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重拳之下许多人仍在铤而走险贩卡。“这一方面是因很多人对这种犯罪行为认识不深,另一方面申领‘卡’的门槛依然很低,即使在目前已有所限制的情况下。”据计算,一个人可以在一家通讯运营商开5张电话卡,三家就是15张,全国许多家虚拟运营商还不算在内。以银行卡来说,一家银行开一张一类卡,全国4000多家银行就有4000多张。“轻松开十张卡就能买部新手机,很多人在这种眼前利益的驱使下,就成了电诈的帮凶。”

 

  记者也注意到,作为新生事物的虚拟运营商,管理上仍有漏洞。家住新疆的苏先生近日向江苏省政风热线反映,他名下莫名多出21张电话卡,其中8张为属地在江苏的“长江时代”和“蜗牛移动”虚拟运营商所“开通”。这些卡到底怎么办成的,又作何用途,令人担心。

 

  “不仅是通信工具,互联网平台被诈骗分子利用的情况也很严重,江苏80%的电信诈骗案件都涉及到一些互联网社交平台。”省反诈中心民警说,打击电信诈骗,光有公安机关是不够的,只有金融、通信、互联网等相关行业及其运营方、开发方和管理方更加积极地承担起主体责任,加强公民信息保护,努力防住、堵住诈骗信息传播的技术漏洞、监管漏洞,才能最大限度预防和减少电诈案件的发生。

 

  值得高兴的是,合力打好与电信诈骗之间的攻防战,江苏已经有所探索。

 

  4月15日,省公安厅、省通信管理局联合对第五批251名涉嫌电信网络诈骗不良信用通信用户实施通信惩戒,他们在2至5年内仅可保留一个移动电话或固定电话号码。目前江苏已累计对3649名涉及电信网络诈骗行为的用户实施不同程度的通信惩戒措施。

 

  去年3月,太仓市成立反诈实体化工作专班,太仓市公安局邀请工信局、人民银行、三家通讯运营商等部门工作人员进驻反诈中心办公,分成宣传防范、技术攻坚、行业治理、网格管控等7个工作组,联合开展电信网络诈骗的打击治理,已成功劝阻多名潜在受害人被骗。

 

  “你追我赶”的技术较量

 

  电信网络诈骗是可防性犯罪,事后打击不如事先防范,快破案不如不发案,多追赃不如不受骗。要实现这一点,技术反制同样至关重要。

 

  去年7月,无锡市公安局经开分局抓获6名为境外诈骗分子提供设备支持的犯罪嫌疑人,查获GOIP设备1台、手机卡100余张。

 

  “GOIP是一种网络通讯硬件设备,可远程拨打诈骗电话,人在境外却可轻松伪造出拨叫号码显示在国内的假象,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很难对其信号进行溯源及反制拦截。”经开分局华庄派出所民警陈智杰说,很多电信犯罪团伙都通过技术外包、购买技术服务等形式,加强犯罪的“技术对抗”,导致打击治理难度越来越大,电诈“从业门槛”也越来越低。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这场与电线诈骗“你追我赶”的较量中,江苏诈骗网站智能拦截系统去年投入运用,并逐渐建立起覆盖全省的96110电话、短信劝阻热线等,不断提升技术反制能力,推进监测系统建设,加强大数据研判,努力守住人民群众的“钱袋子”。“江苏每天拦截的诈骗网站数以万计,但一个诈骗网站的存活期大约两天,换个域名只需几块钱的成本,要精准全面拦截,不容易。”省反诈中心民警坦承。

 

  反诈防线是否紧密、坚实,除了看意识和机制、技术是否完备,更看落实是否有力到位。记者注意到,江苏已经建立覆盖省市县的反诈中心,积极构建“市级、县区、派出所、社区”四级劝阻机制,高危预警信息可直达基层民警,力争以最快速度实现见面劝阻。

 

  这种机制之下,反诈成为基层民警的日常工作之一。“把电话挂掉!把电话挂掉!”3月14日下午4点40分,东台市公安局时堰派出所民警朱明捷快跑到塘东村的农田旁,大声阻止正在和伪装成上海市公安局民警的诈骗分子通话的顾欣云,避免了10万元的损失。“从接到平台的预警信息从派出所出发到找到人,我们只用了近十分钟时间。”朱明捷说,这样的上门劝阻,他一个月要跑多则八九十次,少也有二三十次,“每一次都是与时间的紧张赛跑,生怕晚一秒对方就把钱转给诈骗分子了。”

 

  “不过,反诈专业队伍建设亟待进一步加强。”朱红昌认为,比如目前反诈宣传铺天盖地,但很多宣防人员对常见诈骗手段都只是概念性了解,对具体作案手法掌握不够,宣传的精准性和有效度不高,不少接受过反诈宣传甚至签过反诈提示单的人依然有被诈骗的。“一言以蔽之,反电诈是一场不能停歇的赛跑,我们还需要相关部门凝聚起更大的合力,加强懂技术懂电诈的综合性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全面提升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能力。”

 

  (文中受害人均为化名)

标签: 江苏电信诈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独家文章
Copyright   ©2015-2021    ©